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市场行情 > 正文

今天是: 6月26日 星期日

社会过于急功近利 创作遭遇负能量

2013-12-30 03:57:14雕塑招标网

在刚刚结束的广州艺术博览会上,重头戏“2013亚洲现代雕塑家协会第22届作品年展”吸引不少市民的关注。这个堪称迄今亚洲**大雕塑展的年度盛会,22年来首次落户中国大陆,集结了153位活跃在亚洲雕塑界的艺术家的作品,百花齐放。

因为首次落户中国,自然让人思考中国雕塑与其他国家的异同点。在本次参展作品中,日本雕塑家文智英(M oon Jiyoung)的作品《阴影》(《Shadowdraw ing》)给人带来非常强烈的时尚装饰意识和现场感:选用皮革进行创作,作品悬空而挂,在光影下变幻出不同的视觉效果。而韩国雕塑家金熙琼(K im H eeK yung)的纸雕塑《花开系列》(B loom ),K imJung H ee作品《Space 2013-Dalhangari》,同样让人大开眼界。香港雕塑家文凤仪的金属线条构成雕塑《编织亲密(身体线)第Q 4号》,中国雕塑家许玉玲的《哈,我是稻草人》,曾振伟的《赛龙舟》,张永强的《蜻蜓》,傅新民的《对话N o.13(文明的碎片)》则呈现不同的风格。

“中国雕塑家比较流行使用铜作为材质,而其他国家的雕塑家尝试使用更多材质,如玻璃、不锈钢、木头等去创作。”广州雕塑院副院长许鸿飞认为,亚洲其它国家的雕塑家更注重观念,用雕塑表达艺术家的思考,而中国雕塑家的造型能力更强。

近年来,广州无论是在架上雕塑领域还是在城市公共雕塑领域,从许鸿飞的“雕塑外交”到曾振伟的《未来之门》,出现不少令人瞩目的作品。究竟中国与亚洲各国的雕塑距离有多远?记者专访亚洲现代雕塑家(中国)协会会长曾振伟,以主办方的身份,讲述作为亚洲雕塑艺术力量的重要国度,中国、日本、韩国不同的文化影响下,三国雕塑艺术的差异,并对这次展出的重要作品进行解读。

[对话]

展品中日韩的雕塑,存在表现与观念的差异

记者:请你谈谈本次参展国家中,中国、日本、韩国三国的雕塑有什么相同点与不同点?

曾振伟:本次展出的中日韩三国雕塑作品从结果上看确实是有观念上的不同。艺术家的雕塑作品所表现出的内容与其社会大背景和受教育背景的差异有很大关系。就雕塑作品表现结果而言,中日韩所谓的不同,并不是品质上的优劣,而是文化性格的差异。尽管中日韩在文化载体上有很多历史与文化上共通的因素,但在各自经过了漫长的不同历史发展之后,文化性质的观念以及美学意识,特别是对历史传统美的侧重点的关注力度会有所不同。

比如韩国人近代历史的悲情意识与对传统较为忠实的继承方式比较无华与忠实,也比较精致。这也许是韩国人精神世界里的另一种幻觉,即所谓的高丽至上主义。这种情绪即使在用素材来表现追求心境之时,也没有忘记使用韩国传统的独立材料或毫无装饰性可言的材料来进行。韩国人日常生活中常有这类表现,如在平面设计、书籍设计以及装饰艺术上也非常常见。

而日本的作品也有近似相同的地方,在体量不大的世界里,比较喜欢使用科技感较强的现代工业材料来构成。如石井香久子和文智英的作品,以及松尾伊知郎的合成陶,石川幸二的作品,都是以一种新型的合成木脂材料来构成的。而且,在一些日本作家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作者试图通过作品的材质,投射到墙壁上的光影寻找独立于作品之外的空间语言。这应该是一种较新的叙事手法。

记者:那中国的呢?

曾振伟:从中国大陆艺术家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仍然有很强的苏联时期对中国雕塑艺术影响的痕迹。从这些作品的结果可以推断从创作手法,表现方式,以及叙事的思想方面有很强的学院派风格。但欣慰的是,在90多件大陆艺术家的作品中,不乏对新观念尝试的作品。特别以寓意比喻,较为夸张,并以现代社会的“琐事”为题材的叙事内容较多。尽管手法较为“传统”,但从侧面也可以反映出作者的创作思想环境的宽松与浓郁的现实情趣。这点是较为突出的“中国现象”。

当然,其中也有大胆尝试使用现代表达方式来陈述思想与观念的作品。中国作家在这里表现出强烈的试图寻找出走向未来的雕塑艺术新形式的探索。从中日韩三国的作品内容上看,没有优劣,只有表现与观念的差异。通过比较,本人认为中国的所谓主流美学形式相对表现得会羞涩一些。

  1. 法艺术家金属垃圾造精致昆虫雕...
  2. 城市雕塑规划与城市文化...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